2021中國醫療器械行業100強
全世界各行各業聯合起來,internet一定要實現!

我的價值體系

2020-05-09 eNet&Ciweek/飛豬

虛無與存在

價值觀似乎算是思想論域的問題,作為人的主觀感受,它似乎有一種虛無感。一種情況是,假如有人問你擁有什么樣的價值觀,我們常常難以給出一個準確的答復。這種情況似乎加深了它的虛無感。

但沒有實物作為載體卻似乎并不能完全否認它的存在,抽象的事物往往作為更加高級的存在充滿我們的生活,藝術、情操、真理,熱愛、激情、勇敢,抽象的事物似乎是在生活的點滴中存在著。

價值觀似乎也是這樣,你對待事物的態度、方式,你對于他人的喜愛、厭惡,你對問題的思考、看法,最終組合了個人的價值屬性。它可能看不見摸不著,說不清道不明,但你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起源與塑造

有了存在的問題后,就可能會思考它的形成。我們的價值觀開始于何時?它是如何被培養的?

起源問題似乎沒有準確的答案,每個人完全不同的經歷注定擁有不同的價值觀,也很難在某個時間去確定它的出現。

但顯然,每個人的價值觀必定都有他自己的起源,存在的事物都應該有源頭,即使它很難找到一個準確的地點。

很難講清何時自己的價值觀開始建立。一個方向可能是在大學時期有了一些基本的思想認知后,但又深感價值觀的建立應該與個人早期的成長環境熏陶有很強的關聯。如果說基本的思維認知是價值觀建立的基礎框架,那么早期的環境影響似乎是更底層的價值溯源。

而事實上,起源是很難改變的東西,我們也不必去改變它,相比糾結于起源問題,關注價值觀的后期成長與塑造似乎是更重要的東西。

如同價值觀更多體現在生活中的點滴一樣,我們經歷的種種,也在不斷塑造價值觀。討厭或喜歡的人和事都是在強化自己的價值屬性,當然,又有可能是削弱與改變。

推翻與重構

價值觀在塑造的過程中似乎是在不斷推翻與重構的。

在價值觀形成的早期以及往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盡管最底層的價值溯源不容易改變,但在其構建的過程中,各種事物不斷涌進生活,思維不斷受到沖擊,人的整個價值體系似乎是在不斷改變的。可能是因為經歷的重大事件,也或許是偶然間的靈光乍現。

但這似乎又是一個逐漸完善的過程,它像是在建造一座價值城堡,這座城堡原本應該是一座廢墟,我們將生活的經歷、思維的認知轉化成一個個構造它的瓦礫,或小心、或大膽地進行堆砌。

當精神風暴來臨時,那些不穩固的構造便搖搖欲墜,進而破碎,甚至造成整個城堡的崩塌。破碎或崩塌后可能會是一片混沌,有人可能會茫然,也有人會重頭再來,繼續建造新的城堡。而且這種推翻與重構可能會是一個很長的循環過程,即不斷地推翻,不斷地重構,我們甚至不知道何時才能真正將它建成。

但如同價值觀有它自身內在的底層支撐,它的推翻與重構在更多時候是在不斷強化這種底層支撐。盡管可能會陷入循環的推翻與重構,但相對于前期的完全崩塌,后期更多是在不斷完善與穩固。

我的價值觀

盡管價值觀有它的虛無性,但還是想找尋一些不太抽象的東西去描述它,使自己對自我有更多的認知。

經過不算太長的思想洗禮與生活經歷,自身對價值觀似乎有了更為明確的認知,這種認知有些簡單,但自己卻還算認同——做有價值的事。

這種觀點似乎是一種價值判斷。對自身來說,這種觀點在提醒自己:你所做的事有無價值,對自身成長有無價值,對社會有無價值。對別人來說,他們所做的事在我看來有無價值,這種價值就無法或不應該考慮自身,也很難考量對他們的價值,更多的考量便需要鎖定在社會價值的領域里。雖然對他人作價值判斷是不應該的事,但若這種判斷不摻雜對個人利益的追逐和對他人的詆毀,只作為意見表達的一部分,似乎也是可行的。

這種觀點也似乎加入了些許現實主義的意味——將價值觀落腳到具體的事物上。這種想法似乎也是自身價值觀在推翻與重構中逐漸發展起來的,過去的價值觀認知里,抽象的理想主義較多,從抽象到具象,內涵改變雖然不多,但形式上的變化依然對價值觀的構建具有指導意義。

同時,從抽象到具象的變化,并不意味著理想主義的崩塌。從某種意義上說,理想主義也是價值觀的一種底層支撐。可能正是有對美好的向往與追求,才會在是非對錯的論域里一直尋找自己認同的答案。

很多時候,真正的沖突是價值觀的沖突。

相關頻道: eNews 讀書

您對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見,請在下方提交,謝謝!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抖肾短视频成人app下载-抖肾短视频深夜福利最新入口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