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碳中和貢獻潛力TOP30
全世界各行各業聯合起來,internet一定要實現!

從《大學》看當代閱讀困境

2021-05-20 eNet&Ciweek/陸易楠

眾所周知,《大學》記載道:“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自朱熹以來,此句被后世的眾多知識分子奉為圭臬,認為其道出了傳統社會的倫理追求,而后的新儒家將此句推廣到現代社會,以其內在精神解釋現代的進步主義社會架構,《大學》的理念轉換為啟蒙的理想。

然而,從二十世紀70年代以來直到今天,這樣一種進步主義精神卻并沒有收獲它期待的果實。信息技術的發展固然帶來社會知識分配的變革,但并沒有真正改變社會的知識分配,正如文化訪談節目《十三邀》中,關于啟蒙問題,馬東認為,五四啟蒙百年以來,并未實現“開民智”。

你身邊的人都在讀些什么?

在公共場合,不經意間總能看見周圍人手機上的文字,也許是某連載了上千章的網絡小說,也許是某個聚合平臺的標題黨新聞。每當筆者腦海里浮現出這些求知如渴的人們和他們的屏幕時,一種復雜心情會油然而生。某種程度上,這兩種東西區別并不大,都是順應了言語習慣之欲望的產物。在我國半個世紀之久的教育普及化努力下,閱讀的能力卻被巨量的信息泥石流所包裹,雖然筆者并不是個反技術主義者,但必須說,義務教育的成果已經很大程度被一種信息技術主體所劫持。

這也許是一種歷史的諷刺。

對于當代的閱讀行為,這個問題不僅僅應該放在某種流俗的當代文化規范的語境下,而應該放在一個更加深遠的文化與近代史的角度下進行考察,惟其如此,才能看清閱讀行為與當代人類的關系。進入文明時代,閱讀是人類所必要的日常行為,閱讀與語言是伴生的,沒有閱讀,則語言不可能存在,語言不存在,則人類不成其為人類,馬克思早就指出,社會性是人類的本質屬性,而閱讀正是社會性的關鍵紐帶。

就閱讀這一行為本身來說,在記載工具落后的人類文明初期,閱讀其實是書寫的伴生物,它的誕生一般被認為是實用性的,用來記載重要事件,閱讀成為一種認識和審美的獨立行為,是文字記載已經大量積累時代才出現的事。更不應忘記的是,在幾千年漫長的封建文明時期,人類的組織和生產水平都很低,所以文字知識的掌握只是極少數人的特權,但大多數人雖然不掌握文字,卻掌握口語,文字性知識和口語知識之間存在在復雜的相互影響關系,當然,少數特權階層的文字知識大體上主導著多數口語使用者的意識。

這種情況的改變當然來自近代平等思想和知識啟蒙。大眾開始學習文字使用技能并開始閱讀,而閱讀也自此成為現代日常生活模式的一部分,所謂模式,意味著不是所有人都能真正實現它,對大部分人來說,日常化的閱讀在當前的現實中,是可望不可及的。然而,整個社會的表層邏輯卻建立在大眾都具有閱讀的生活的預設之上。這一點可以從延續至今的現代社會的種種特點和運行規則上看出端倪。

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對閱讀有著革命性的影響,移動設備的信息傳輸高效性具有極強的注意力粘性,無論是剛剛懂事的小孩還是年齡很大的老人都被這種新興設備所吸引。

三種閱讀模式

在我看來,今天的閱讀行為已經分化為三種相互區隔的場域:精英式閱讀、消費式閱讀、以及體驗式閱讀。

所謂精英式閱讀本質上僅僅是因為當下的社會結構使得一小部分人占據了更多知識生產所致,需要說明的是,每一種閱讀都有相應的讀物作為基礎,而精英式閱讀的基礎即是敘述嚴謹或者符合文化權威規范的作品,理論研究和嚴肅文學創作是這類閱讀的典型組成部分,將范圍再擴大一點,還可以加上嚴肅媒體生產的新聞報道或評論。

盡管這類讀物也多少暴露在社會公共空間中,但從近十幾年的趨勢來看,這類讀日漸從大眾視野中淡出了。表面的原因是技術對承載這些讀物的傳統紙媒的沖擊,但更深層的原因恐怕是這類讀物的閱讀者和生產者們本就無意對大眾曝光。

在今天,精英式閱讀不僅繼承了古老的知識分子閱讀傳統,還獲得了新的社會結構保障。今天的精英閱讀是由整個的文科知識生產系統保障的閱讀行為,而這種閱讀的基礎是今天大量的專業人文社科知識生產,這種生產維系著今天整個社會的倫理向度。而精英式閱讀也必然相對恒定地維持在這樣的社會結構中,但問題在于,作為社會結構功能的精英閱讀將一直以精英的生活方式和姿態進行再生產,而并不會在那怕看似可能的范圍內盡可能普及“善”的知識。

這恰恰給了消費式閱讀以可乘之機。

消費式閱讀在國內出現的歷史并不長,今天典型的消費式閱讀其實出現于90年代初版體制改革,在90年代,曾經計劃經濟體制下的初版社改為自負盈虧,為求生存,各出版社開始尋求商業化初版的路徑,消費式閱讀物的大批出版成為必然結果,經歷了30年的發展,今天出版市場的消費式出版物從寫作到出版再到營銷已經相對成熟,大批專業的消費式閱讀出版物寫作者們不停生產消費式出版物。

如今,消費式出版物充斥在大眾的消費空間中,這些出版物經由專業的市場策劃,用較為簡明的寫作對諸如:經濟、文化、歷史等眾多領域進行一種貌似專業的寫作初版,這樣的產品早在百家講壇時代就達到了它的第一個高峰。大批消費式閱讀的群體被培養出,因為消費式閱讀的寫作特點,往往將少量知識大面積鋪陳,輔以眾多的例子,如曾經熱銷的《巨嬰國》,不過將精神分析的入門理論擴展成了一整本書,事實上,這本書包含的信息只需要全書十分之一的篇幅就可以闡釋清楚。

消費式閱讀的癥結就在于這種閱讀產品主要以消費為目的,信息密度和效度都讓位于對大眾意識習慣的迎合。

余下的,則是我稱之為“體驗式”的閱讀,典型代表就是諸如今日頭條等推送聚合平臺的流水線式文字,這些文字在一整套的信息生產機制里制造出了填補當代大眾精神結構之空隙的裝置。這類閱讀在當下的存在恰恰打破了精英們在過去上百年構造的幻覺,即精英式閱讀的啟蒙真的被大眾所體認。我們可以看到,事實是,大眾所接受和分享的并不是精英們以為的那樣一套啟蒙意識,而是經由種種大眾生活經驗篩選的種種變體,其核心也大都不是啟蒙精神,而變成了種種滿足精神缺口的幻想故事。

體驗式閱讀相對于消費式閱讀的區別是,體驗式閱讀本身并不是被消費的產品,其本身是其他消費品的消費途徑,其通過制造海量的閱讀信息從而將讀者包裹在體驗式信息的洪流中,將讀者的注意力轉換為可量化的營銷數據。其對于讀者的閱讀體驗同樣是迎合的,只不過相對于消費式閱讀,它的迎合更加簡單直接,目標群體更加廣泛。

“大學之道”的精神

三種閱讀相互區隔,共同維持著當下的閱讀活動與信息生產,這似乎是一個糟糕而又無奈的事實。精英閱讀不斷召喚著對現實肌理的細致描繪文本,而體驗式閱讀則不斷地在精英閱讀文本的邊角料中尋求認可,消費式閱讀扮演了以上兩者的調停,讓整個社會的閱讀途徑變得似乎和諧,但是,我們必須在這種區隔之中找到縫隙并且不斷打破這種區隔,因為這種區隔這遮蔽了閱讀在時代中真正的作用,這正是“大學之道”的內在要求。

所謂“大學之道”,在現代社會中可以理解為一種現代性的社會總理想。而“明德”,“親民”與“至善”則可以理解為當代社會的不同倫理維度。“明德”是社會表層的行為尺度規范,“親民”是社會個體的合理關系,而“至善”是整個時代的向度。閱讀在當代仍然是“大學之道”的關鍵領域,而今天的閱讀區隔現實顯然是“大學之道”的障礙,破除這種障礙,仍然需要當下幸運的知識主體對“大學之道”的真正體認和必然踐行。

相關頻道: eNews 讀書

您對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見,請在下方提交,謝謝!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抖肾短视频成人app下载-抖肾短视频深夜福利最新入口地址